江焕/Larraine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沉迷于低级趣味的人。
一个生动的人;一个乏味的人。
一个有无限想法的人,一个囿于尺寸之地的人。

和我对床一起秃头,她搞高数我搞SWOT分析。大半夜的太惨了,于是我俩薅着头发幻想后天去魔都要干啥来减压。她突然来了句:魔都肯定冷。

…完了,去他的分析吧。我现在只想上床把自己裹进毯子再盖上被搂着我的四个抱枕和玩偶小鲨鱼睡觉。

本周快乐是蹭顿厨艺专业的自助……

写不完了赶不上了…我最近都在干什么

在中国屏风上(不是。

我的to do list里每天都有“写点东西”这一项,每天晚上睡前check都要把这项用红笔打叉叉。我坚持干这件事一个月了。


……好歹也是个坚持。

我写啥违规内容了…接吻都很含蓄啊(。

从威尼斯人出来那会儿天刚黑下来,人造河河面映了一排冷色的灯。街对面亮的牌子写的是CITY OF DREAMS。过两个红灯直走过去是永利皇宫。要坐缆车上去,上到一半能看到酒店的泳池。现在这儿夜里已经冷起来了,泳池边的躺椅吧台都没人,又是一圈一圈白光围着亮堂着。八点种多点音乐喷泉开了,每晚bgm都是龙的传人。不逢节假,人都不多。不过赌场里还是热闹的。在大运河往出走那个环形大厅,探头下去能看见赌场的样子。亮着七彩灯的机器呀,密密的人头呀,穿黑衣服的侍者呀,筹码被推倒的声音呀,笑呀闹呀叫呀。每个日子看着都是热闹的。


这热闹也只一间之隔,这热闹也都是梦了。

跟室友泡图书馆做高数,室友:我以为你说你不会高数就是谦虚谦虚,原来你真的都不会啊。”

心情复杂。

© larr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