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焕/Larraine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沉迷于低级趣味的人。
一个生动的人;一个乏味的人。
一个有无限想法的人,一个囿于尺寸之地的人。

话剧社原定这学期大戏是恋爱中的犀牛。去面明明。回来第三天群里通知改演了别的,说是今年准备不充分。


跟室友泡图书馆做高数,室友:我以为你说你不会高数就是谦虚谦虚,原来你真的都不会啊。”

心情复杂。

他真好看啊。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一时激情摸完恋爱心理之后,我想,我再也不摸沙雕段子了,这逼逼的都是啥啊。

……然后我写了蜚蜚。

给这套留个档。

【周江】蜚蜚 1

娱乐圈paro

金主周x小演员江,年龄差有,慎入


蜚蜚


1


协议签订后的当晚,江波涛按约定前往周泽楷在公司附近暂住的公寓。


来开门的是周泽楷的助理,姓沈。穿一身黑色半裙,带金丝边眼睛。沈助理递给他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将他引到主卧。卧室里独立淋浴间亮着灯,水雾浮在磨砂玻璃上,晕出暧昧不清的痕迹。


二人沉默交换一个眼神。江波涛短促的笑了一下,低低道声谢。


沈助理面上笑意不去,冲他点点头:“刚巧我给周总送文件过来,明早会议需要。”

江波涛听出她弦外之意,莫名有点尴尬。只道:“辛苦了。”...


她常常陷入自己苦心经营的泥淖里。她对外界的感知同对她自己一样要经历冗长的、踌躇着的过程。她很难找到愿意和她一半灵魂发出共鸣的点,同让自己在夜间安睡一样困难。她不肯思考,不肯松懈,不肯相信,不肯放手。
于是她永远都得不到她想要的,甚至她所拥有的也在接二连三的失去。

© larrin | Powered by LOFTER